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又見,榕樹花開

Part1
  
  
  安妮的春宴,又一個人窩在有些安靜的房間看完了。
  之後,合上書。
  在想,這究竟是個怎樣的世界。
  為何,可以空虛到讓我們覺得與這個世界是這麼的格格不入。
  是哪里出了問題,是在旅途中,把傷口遺留在了哪里。
  生活,原來真的如同一個巨大的傷口。
  讓,我們時不時的,只留下痛楚。
  突然,有點看不清楚自己了。
  又一次,回到了1年前的場景。
  什麼都沒有改變,還是一樣的場景。
  只是,不同了人物,不同了地點。
  只是,傷口又比以往更加的深厚。
  一直就在想,若溪,這到底是怎麼了?
  怎麼,感覺就像是一種無底洞的懲戒一般。
  佛,把我們一群人,無形之中圈在了一起。
  佛,普度到岸邊,卻又一瞬間逼成了魔。
  自由,突然就想到了,這個字眼。
  看看,這個景物依舊,物是人非的1年之後,
  究竟是要怎樣呢?
  
  Part2
  
  淩晨2點半,隱約從夢中回歸現實。
  就好像,聽到了什麼呼喚。
  之後,再也無法入睡。
  耳朵中,反復的放著弦子的那首,醉清風。
  外面的月色,正在朦朧的放著點點月色。
  在這個,熱鬧而安靜的小鎮上。
  就在想,旅途中,那些人與物的關係。
  找不到答案,更多的是不想去遐想。
  突然,想到周姐說的那句話。
  憑藉你的實力和經驗,在這裏是屈才了。
  為什麼,要來杭州呢,為什麼要到這個小鎮呢?
  我記得,當時,我沒有回答。
  只是,在一隅,不知所措的笑。
  回到家,我就一直在問自己,拼命的問。
  葉若溪,為什麼呢?那麼,又何必呢?
  又是沒有答案的沉默,只是,心開始慌張了。
  
  Part3
  
  2011的最後一個月,沒有驚喜,只是有點冷。
  又一次,跟逃荒一樣的搬家了。
  2個月,搬了3次家。
  開始,有點佩服,但是同時又有點看不起自己了。
  這次的房間,很喜歡。
  有喜歡的窗臺,可以看到這個小鎮的人與物。
  開始,有點喜歡這裏了。
  開始,有點憎恨這裏了。
  沒有止境的,沒有止境的。。。。。
  喜歡,在下班回家,站在這個窗臺觀望。
  總是,抱著些期待的等待著什麼。
  好多的話,一時間,不知道怎麼來譜寫了。
  突然,覺得,有點生疏了。
  
  Part4
  
  昨晚,出國一事,又再次被提起。
  沒有,一丁點的欣喜。
  突然,有點想念楊怡了。
  突然,想寫點什麼,來想念Ta。
  這個深愛我,我同時又深愛的女人。
  Ta,現在過得好嗎?
  Ta,手術還順利嗎?
  那麼,現在的Ta,在哪里呢?
  那麼,Ta是否還記得。。。
  太多的話,要怎麼才可以訴說呢。
  累了,真的感覺到累了。
  那麼,是時候安靜的躺下來了嗎?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