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距離遙遠的幸福之

從表面上看,單親爸爸曹翰是快樂的,這種快樂更多是他的性格原因。因為,在這快樂的背後,是一個熱愛生活的男人的悲哀和無奈。因為他們是男人,是一個世俗概念上的堅強的男人,所以他們不輕易流出心中的淚,不輕易說出心中的苦。


第一次見到曹翰的人很難想到他居然是一位單親爸爸。他自己就像一個活潑多動的孩子,長著一雙清澈的眼睛和一張圓圓的親切的臉。在朋友聚會等場合,他總會成為全場關注的中心,插科打諢,非常幽默。因此,他在同事和朋友圈中,非常有人緣。他開玩笑地說,“我其實也很有女人緣,因為性格活潑,就像一只孔雀,看見美麗的女性就會開屏,能在10分鐘之內,將自己的全部優點展示給對方。比起那些內向一些的男同胞當然占了很大便宜啦!”


然而,曹翰在異性面前的魅力並沒有帶來他在婚姻上的順利。自6年前離婚之後,他就一個人帶著孩子生活,雖然也曾經產生過強烈的再婚的想法,但卻一直沒有再婚。熟悉他的朋友都知道,中間有一段時間他和女朋友過著“週末家庭”的生活,但卻一直未能修成正果。


孩子是曹翰最喜歡的話題。他的兒子今年已經9歲了,正上小學四年級。“我這個兒子好厲害啊!三年級的時候競選小隊委員,我看了他寫的演講詞,最後一句話是,‘尊敬的老師和同學們,請你們給我一個機會吧,我會讓你們看到一個完全不同的集體’。哈哈哈,這傢伙。學習成績平均雖然只是中上等,但經常冷不丁考個單科第一名。”


兒子帶給他的幸福感是十分具體的,這些從他快樂的眼神和臉上掩飾不住的笑意中就能看出來。他的辦公電腦的桌面上是他和兒子的合影,一開機,就能看到他和兒子的大頭照,兩張相似的虎頭虎腦的臉,非常神氣。但如果你仔細地看照片上曹翰的眼睛,還是能夠發現那裏有一絲暗含的憂鬱。


從兒子1歲多一點開始,曹翰就當上了單親爸爸。這8年中,他拖著個一個半大的小人兒,既要忙工作,又要忙家裏,這是怎樣的一種艱難和勞累?


“我們家的一切都是掐著時間的。我每天早上6點30分起床,5分鐘洗漱,25分鐘檢查兒子的作業,然後簽上自己的名字,並把他在作業當中留下來的問題記錄在案,晚上進行針對性的輔導。7點,叫醒兒子,監督他做個人衛生,然後早餐。早上7點45分出門,我送他上學,路上和他聊天,跑步,讓他以愉快的心情迎接一天的學習。晚上,我6點30分左右到家,兒子已經讓鐘點工接回家了。我們開始沖涼,然後吃鐘點工做好的晚飯。緊接著,兒子做作業,我進行專門輔導。8點之前,他必須完成所有的作業,然後是快樂的親子時間,我們一起在客廳裏做放鬆運動。9點,是他上床睡覺的時間。”曹翰說。“但我有自己獨立的時間,那就是兒子入睡之後和週末,如果沒有安排活動,兒子在家按照我制訂的作息時間活動,我就可以出去了。”


曹翰和前妻是同鄉,建立戀愛關係後,他們一起來到了深圳,結婚後,由於曹翰的專業不好,在剛來的時候,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工作。後來他就專心在家復習,準備考律師資格。當時,由於經濟上不寬裕,我和妻子同別人一起合住在一套出租屋裏。兩個人一間15平方米的單間,和另外一個家庭共用廚房、衛生間。兒子出生後,一家人依舊住在那樣環境裏,雖然曹翰覺得心裏很窩囊,但是也沒有其他辦法。因為,當時他剛剛拿到律師資格,沒有獨立工作的執照,只能在一家律師事務所做助理律師,月薪才2000元,妻子自從生孩子之後,也就沒有繼續工作。生存的壓力太大,他只能沒日沒夜地工作、學習,等待自己早一點獨立辦案。也許因為工作太忙,在那一段時間裏,曹翰工作和家庭難以兩全,家務全部扔給了妻子,每天回家累得連話都不願意多說。


曹翰的前妻是家裏最小的孩子,獨立生活的能力很差,性格非常任性,生活的壓力和家務讓她的脾氣漸漸地變得很壞。當過於平凡的生活耗完了他們的愛情之後,妻子對這種生活變得忍無可忍,於是離婚就不可避免。考慮到妻子獨立生活的能力很差,曹翰就獨自承擔了養育孩子的責任。


“想想最初的那兩年,我自己都不知道怎樣過來的。開始不會帶孩子,他1歲的時候,我是一邊看著護理孩子方面的書一邊帶他的。後來他大了一點,我工作又忙起來了,沒有時間燒飯、接送他上幼稚園,只能雇了個鐘點工。下班後,同事們出去玩到幾點鐘都無所謂,我就不行,我回去遲了,保姆下班的時間到了,我要加倍付工資。趕上出差那就更慘了,不是把孩子托給保姆,就得扔在同學家。”曹翰說,“一開始,除了辛苦之外,還得承受經濟上的壓力。後來隨著我工作走上正軌,收入提高了,生活才一點一點地好起來。”


曹翰幾乎把所有的業餘時間都給了孩子,所以他沒有時間和精力談戀愛。在這中間,他不是沒有遇到自己喜歡的和喜歡他的女性,但曹總是有一些擔心:和沒孩子的人結婚,他不願意重新再來一遍從頭開始的生活,如果不再生孩子,對對方來說,肯定不公平;和有孩子的人結婚,又怕處理不好彼此孩子之間的矛盾。如果不是一個準備“糊塗過”的人,這些確實是難以解決的問題。


曹翰後來對個人感情的獨特處理方式,就是因為這種矛盾的心理決定的。


1998年,曹翰遭遇了一次刻骨銘心的戀情,那個女孩是他的助手。


那時候,這個叫菲的女孩剛剛從學校畢業不久。她跟曹翰工作了一段時間之後,不可救藥地愛上了他。面對這一份遲來的純潔的愛情,曹翰痛苦萬分。捨棄是很難的,因為他也愛她,放棄了這段感情,他將後悔終生;不放棄,往前走,也很迷茫。戀愛肯定需要結果,如果讓一個愛自己的女孩一結婚就成了一個半大孩子的後媽,承擔另一個女人丟棄的責任,怎麼說對她都是不公平的。


當感情的熾熱度上升到他們的理智無法承受的時候,他在無奈之中過起了“週末家庭”的生活。週一至週五,他像過去一樣生活在兒子的身邊,週六和周日和自己相愛的人生活在一起。兩個地方雖然相距咫尺,但責任卻完全不同。


“這的確是件很難的事。一開始難在對他進行生活細節上的訓練。週末、周日這兩天,我不在他身邊,只有保姆照顧他,我要保證家裏不出亂子,只能讓孩子過一種嚴格的按照鐘點作息的生活。這樣,我雖然不在身邊,只要看一下時間,就知道他在幹什麼了,至多是打個電話回去,看看他是否在按我規定的時間表在作息。為了達到這樣的效果,我對他的訓練非常嚴格,比如,沖涼5分鐘,我得從他的動作要求做起:頭伸到蓮蓬頭下沖濕,馬上抹上洗發水,然後沖掉;再洗上身,毛巾左邊抹三下,右邊三下,中間三下,哈哈,都是規定動作……吃飯也是這樣,飯端上來,一次性夾上菜,然後開始吃,第一碗多長時間,第二碗多長時間……完全是軍事訓練。讓我高興的是,孩子做得很好,而且從這樣的訓練中學到了好多東西。”


“最難的還不是生活訓練,是消除他對我現在生活方式的不安全感。小的時候他比較好哄,但大了就開始問為什麼了。有一次,在散步的時候,他突然發現了我和女朋友在一起,就沖上來,很嚴肅地問我:爸爸,你怎麼能做壞事?媽媽不在家,你怎麼能和這個阿姨好?我要告訴媽媽的。在孩子幼小的心靈裏,他還有一個理想,就是媽媽還會回來的,我們全家還會像其他小朋友的家庭一樣團聚。在那一刻,我沒有猶豫,因為我想到真相是肯定要大白的,我不可能欺騙他一輩子,早知道也許會更好一些。於是,那天晚上,我告訴了他實情,告訴他我和他媽媽不再相愛了,所以只好分開,爸爸也需要有自己的感情生活,所以才會和阿姨在一起,但爸爸仍然是愛他的。兒子當時什麼話也沒有說,跑到自己房間獨自哭去了。作為一個父親,聽見幼小的孩子無助的哭聲,我簡直心如刀絞,但我還是強忍著沒有去安慰他。因為,這需要他獨自承受,誰也代替不了他。”


從那以後,曹翰的兒子變得懂事多了,他開始以曹翰希望的方式接受了父親的生活。


沒有結果的感情註定是沒有結果的。在一起生活了三年之後,菲離開了曹翰,雖然無奈,雖然痛苦,卻無法改變。在這以後,曹翰又有了幾次這樣的感情,開始和過程是相同的,結局也大同小異。


曹翰說,“我只能這樣,因為對於我來說,這幾乎是一種最好的方式了,雖然我傷害了別人,也傷害了自己。但不這樣又能怎麼辦?可能大家的傷害更大。”


最痛苦的時候是和菲分手,他大病了一場。那天,兒子放學回來後,看見父親的樣子,就撲上來問:“爸爸,你怎麼了?”他安慰兒子,“爸爸累了,休息一會就好了。”他還伸出小手摸摸父親的頭,驚叫道:‘爸爸,你在發燒啊!’然後,他???地跑到廚房,在冰箱裏拿來一塊冰,放在父親的太陽穴上。說:“爸爸,你可不能死啊,你快點好吧,我好害怕。”


曹說,那天,他真的流淚了,同時又感到欣慰,兒子又長大了,會關心自己了,這麼多年的辛苦一下子有了回報。
返回列表